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

【叶喻】笔记本(文州生日预热)

注:军队pora,叶喻,ooc严重。
(A被我吃了系列)
B.
biography(传记)

1.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第一次拿到这个笔记本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记得当时蓝雨军区终审结束,特战队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人都分到一个打着蓝雨logo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结束训练,喻文州抱着新本子回到宿舍。今年的雨季步履迟迟,平日里早已浓重的潮湿气味现在倒是少了点,混着江南泥土的芬芳,隔着薄薄一层窗,没来由的给喻文州带了些可触摸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打开笔记本的第一页,难得的有点小激动,他的身后,是潇潇的雨幕和他即将奋战一个青春的训练场。他思索良久,笔在指尖转了几周,好不容易才算是给自己的青春定下了基调。

       “雨季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。喻文州,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艰辛了吗?”

2.

        笔记本的第二页,第一次出现这个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叶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早期的战术,全是通过自学得来。而那时叱诧风云的指挥官,自然就是一代斗神叶秋了。他的模拟战视频,喻文州认认真真的全盘扒过不知多少遍,让他再复盘一遍喻文州也有信心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时间,喻文州的训练成绩无数次紧擦着及格线,而队长魏琛看他的目光也越发复杂,喻文州自己又何尝不知自己拖了团队的后腿,他也迷茫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笔记本上关于叶秋的战斗分析和自己的战术构想少了许多,更多的是喻文州挥洒在训练场上的汗水和笔记本第一页上的指纹。既然都坚持到现在了,为什么不继续呢?喻文州的嘴角扬了扬,像是在等待什么宴会一般等待着困难,却不知道这苦笑有多难看。

3.

        笔记本上第一次出现人物的画像已经是十几页以后的事了,是速写的一个人头,仔细看有种通缉令的感觉,却因年代久远有些花了还浸了水似的皱巴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叶秋第一次来训练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诶哟,老魏,你说的啊,那我就赌没人能猜出来。”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那人像是在打电话。给谁?老魏?蓝雨训练营的休息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,接着开始了窃窃私语模式,这谁啊?在蓝雨的地盘这么嚣张?还老魏?这么熟络的?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有一种奇怪的预感,随手摸过来笔记本和一只铅笔,他有点期待,却又有点怀疑,手心的湿润染在笔记本上,纸页有些褶皱。在那人进入屋子的一刹那,整个休息室鸦雀无声。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 忽然间响起的,是喻文州笔尖滑动的摩擦声,还有叶秋的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各位蓝雨训练营的小毛孩中午好啊。”懒惰的语气,烟雾缭绕下笔直的脊背,随意翘起的头发,这人别是差点把拖鞋穿出来吧?

        “你谁啊?敢叫我们小毛孩,我一剑下去你受的住吗?你这打扮是去买菜顺便来蓝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黄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第一次这样打断这位天之骄子的话,同时也压下他的手臂以防他跳起来。黄少天用责怪和疑惑的眼神瞥了眼喻文州,只见喻文州迅速起立,立正,敬礼。

        叶秋一看这架势,无奈的叹了口气,一边嘟囔着“后生可畏啊”,一边把烟熄了。他忽然收了那副懒散的模样,立正,敬礼,眼中不加收敛的都是欣赏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嘉世总指挥官,叶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蓝雨特战队队员,喻文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不会为自己猜想到的事而惊讶,可周围炸锅的议论声却像是要把他吃掉似的停不下来。黄少天狼似的目光带着点难言的敬佩,在这两个人之间晃悠。

        叶秋又回到了那副懒散的模样,随意的坐在喻文州身边,翘起二郎腿,示意他坐下后,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坐下以后就继续开始马不停蹄的速写工作,一边画,一边分析。“前辈虽然显得懒散了些,但军人的笔直脊背,以及因为站久军姿而外八字的脚是无法更改的,前辈的手指最后一个关节常常是弯曲的,想必是因为指挥战斗和观察战场时要用到键盘的次数比较多,才会有这个习惯性的动作。而那种无与伦比的自信也不像普通人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没有直接说你就是叶秋前辈啊。”喻文州笑的狡猾,叶秋却一愣。好家伙,这是被套出身份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画我干嘛?”叶秋无奈的转移话题,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……我喜欢前辈啊。”他抬起头,微偏着脑袋,小心翼翼的勾了个笑,显得无比纯良。阳光在他的中分刘海间徘徊不定,随着他的笔尖勾勒出不同于战士坚毅的东西。叶秋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可要加油,我等着你超越我呢。”

4.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的名字在笔记本上逐渐多起来已经到了第六赛季。

        战术轴心逐渐转移到他身上是否是正确的决定,试金石就是那次蓝雨对嘉世的战斗,这场模拟战绝对精彩,也堪称叶秋最委屈的战斗没有之一。叶秋被清出场的那一刻心里是充满了mmp的,但对方总指挥官是喻文州,叶秋也没办法扎他小人,只能暗骂黄少大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 谁想得到,喻文州真拿那张速写当通缉令用,专抓叶秋这个喜欢仗着别人不认识自己就往前线跑的指挥官。黄少天倒是更绝,自己这边蓝队的队服不要了,扒了对面红队一个士兵的队服就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一边调兵封锁叶秋旁边的一个区,一边派尖刀小队往往那个队突进。这干扰消息迫使叶秋调兵支援旁边那个区,谁知兵一调走,蓝雨那边就顺势把叶秋这个区围住半边。叶秋暗叫不好,正准备暂撤,黄少天剑到。

        叶秋那叫一个郁闷,包围是假,队里其他指挥官应该看得出来,嘉世军区的内部矛盾如此严重,还打什么仗。

        这漏洞被喻文州抓了个正着,随后黄少天只要和蓝雨大部队里应外合,把这一区全歼。士气大增,很快就能结束战斗。一个尖刀小队换对面总指挥官,喻文州赚翻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还是出了点差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苏沐橙。”喻文州叹了口气,颇有些遗憾的看着叶秋。他刚刚被苏沐橙带领的尖刀小队清下场,指挥权转移到黄少天手里,但嘉世那边群龙无首太久,内讧又严重,大局已定,少天应该没有问题的,只是无法亲自收获胜利,怎么说也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沐橙干的不错啊,我看这局势,你们天黑之前就能结束,晚饭给沐橙加鸡腿。”叶秋一边乐呵呵的和人打趣,一边随意的揽过人肩,往自己在阵亡区分到的屋子里走去。“先到我那休息会儿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开口正准备说什么,却在余光中瞥到人嘴角上扬的弧度,竟有一丝欣喜,便悻悻的闭上嘴,任这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夜幕降临的时候,叶秋刚好从浴室里走出来,湿漉漉的水汽还带着那人特有的烟草味,不刺鼻,却意外的有些安慰。喻文州盘着腿坐在床头,怀里抱着的笔记本上正在播报战况,这战斗显然是一时半会结束不了。他一抬头,刚好看见叶修一边擦头发,一边看着他,眼神好不暧昧。叶秋发丝上的水珠从颈侧滑落,往下是锁骨,再往下是腹肌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咳……喻队?”喻文州露骨的眼神看的叶秋都要起反应了,叶秋这才笑眯眯的提醒他。喻文州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失礼,耳尖瞬间红透。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,盯着屏幕沉默了几分钟,刚才准备好的话才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战斗现在还没结束,我看明天少天的鸡腿给沐橙刚好。”颇为嗔怪的语气,惹得两个人都笑了。叶秋可以不了解黄少天,但要是说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这时候在等什么样的机会,谁信啊?

        毫无防备,明知今晚无法结束战斗还被人带回房,这不算疯了算什么?两人心照不宣的随口打着哈哈。叶秋爬上床,摸到人旁边,手不安分的揽着喻文州的腰,头偏过去看那人的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 笔记本电脑上的播报结束了许久,两个人却还毫无动作,各怀鬼胎的样子别提有多明显了。忽然,叶秋开口了,玩笑的语气里难得的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喻队长是真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说就是喜欢叶秋前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喻文州你老实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还是叫我叶修吧,叶秋是假名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只告诉我,王杰希他们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老婆才能叫真名啊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凌晨两点,战场上值夜班的人开始换岗。黄少天带领蓝雨趁机潜入总部,炸毁标志物,拿下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 从这一天起,笔记本上,叶修的名字常常和喜欢二字一起出现。

5.

        再往后翻,似乎是笔记本主人的习惯,每一页都会画一片叶子和一条小鱼。还有的,是愈发精准的战术分析,愈发大胆自信的设计。这本笔记就像是他的传记,而且还要由他自己继续写下去。喻文州再去翻开第一页时,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不会有谁知道,他当初离放弃有那么近。如果不是叶修的赞赏,他走不到如今。也不会有谁知道,叶修暗地里和魏琛聊了多少,就差去蓝雨抢人,这才让世界注意到他的能力。更不会有人知道,魏琛为了把他培养起来,自己担了多少风险,才让他坐稳蓝雨的第一把交椅。

        他嘴角扬起一个如常的温和弧度,一笔一划,模仿着自己当初的字迹。

        准备好了吗?

        “准备好了。”当然,还有一片小叶子,和一条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 蓝雨和喻文州的雨季,来了。

——end——

新手上路,请多关照。

评论(3)

热度(28)